首頁 機構概況 機構設置 科技成果 研究隊伍 國際交流 院地合作 研究生教育 創新文化 信息公開 科學傳播 學術出版物
專題  
深入學習科學發展觀
黨建園地
煤化工信息
友情鏈接
中國科學院
國家發改委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
中國科學技術部
中國科普博覽
中國化工信息網
美國能源部
澳大利亞聯邦科學與研究組織(CSIRO)
山西省科學技術廳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 > 煤化工信息
中國水汙染危機
 
發布時間:2008-01-17 發布者: 字體<    >
中國水汙染危機
《财经》记者 王以超 任波《财经》杂志 /总193期  [2007-09-03]

 “即使中國明天就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水汙染問題的基本解決,恐怕也要30年甚至40年時間”。那麽,今天我們該怎樣起步?
  8月26日下午,正在北京召开的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开始审议数部法律。 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系首次进入国家最高立法机构审议程序。
  《水汙染防治法》出台于1984年,曾在1996年經過第一次修訂。此番再次修訂,意義非同尋常,僅新增條款就有26條,修改較大的條款有24條。這部法律原來總共只有62條,其調整力度可謂空前。
  就在這次會議開幕前,8月22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研究城市飲用水安全保障工作。
  種種迹象顯示,進入2007年以來,各地陸續爆發水汙染事件。如何應對這一嚴峻局面,已經成爲擺在最高決策者案頭的最現實挑戰之一。
  水,意味著生命。
  然而,轉眼之間,我們身邊奔流的水不再清澈,甚至不再能哺育生命。雖然我們聽不到江河的歎息或者嗚咽,但在那些受到傷害的肌體和靈魂深處,你能體會到這種躁動與憤怒。
  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在对修订草案的审议意见中警告说,中国 “水环境恶化趋势未得到有效控制”。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局长周生贤在此次会议上所做的修订说明中强调,中国的水污染物排放一直没有得到有效控制,水污染防治和水环境保护面临着“旧账未清完,又欠新账”的局面。
  面對這場全局性的水汙染危機,《財經》沒有理由不作出回應。在水汙染防治法修訂草案提交審議之前,從今年7月底至今,《財經》先後派出四路記者,去探尋太湖之殇、黃河之悲、海河之痛以及珠江之思。
  ——太湖,這個流傳著無數人文傳奇、滋養了最爲富庶的民衆的中國第三大淡水湖,今年5月底突然爆發藍藻危機。
  ——從“母親河”黃河到北京所在的海河流域,汙染像晴夜的繁星無處不在。實際上,這兩條河流的命運也許更加灰暗,因爲水資源的匮乏和到處肆虐的水汙染,像“雙頭蛇”一樣絞殺著它們曾經有過的勃勃青春。
  ——即使雨量充沛、人類活動相對較少,從珠江口到上遊地區,從並不遙遠的過去、現實到並不遙遠的未來,水汙染的陰影也無處不在。
  環顧中國,人均水資源擁有量只有全世界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而今,“貧水”遭遇到來勢凶猛的水汙染,雙重危機下,將會怎樣影響轉型中國的命運和未來?

水汙染“黑洞”
“在中國,水汙染絕對已經成爲一個全局性問題了”
 
    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局长周生贤在审议《水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发言时,引用了这样一组数据:2005年,全国七大水系(珠江、长江、淮河、黄河、海河、辽河以及松花江)的411个地表水监测断面中,有27%为劣Ⅴ类水质(参见“地表水六类划分”),基本丧失使用功能。2006年,虽然七大水系劣Ⅴ类比重稍有下降,为26%;但在全国地表水中,所占比例仍高达28%。
  實際上,這僅僅是一個平均數字。在水資源相對短缺的北方地區,汙染狀況更加令人觸目驚心,“有河皆枯,有水皆汙”並非虛言。
  從水利部的統計數字來看,海河和遼河兩大流域劣Ⅴ類水質所占的河流長度,都超過了半數;而在海河流域南系的子牙河、大清河以及海河幹流,這個比例甚至接近三分之二。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城市飲用水的安全自然失去保障。全國113個環保重點城市的222個地表飲用水水源地,平均水質達標率只有72%。
  城市已如此,農村更何以堪?據估計,中國目前存在飲用水不安全的農村人口,應在3億人以上。即使這個數字,仍然被很多人認爲被大大低估了。
  地表水遭到汙染後,汙染物會向地層深處逐步滲透,目前中國約二分之一的城市市區地下水也汙染嚴重。在城市之外,全國人大環資委提交的報告中指出,在整個淮河流域,50米以內的80%淺層地下水都已經變成Ⅴ類水質,喪失了水功能;50米至300米的中層地下水,也已出現局部汙染。
  一些學者甚至認爲,僅僅依據現有數字,仍不足以真切反映中國水汙染的真實狀況。
  中國社會科學院環境與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鄭易生在接受《財經》記者采訪時指出,中國發布的各種水環境質量檢測報告,由于受布點數量和布點區域的限制,“並不能充分、真實地反映國內水汙染現狀”。
  中國科學院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组组长王毅也持类似的看法。国家环保总局设置的水质监测断面,基本上分布在水量相对充沛、监管相对严格的大江大河或主要水系的干流,对于支流的监测几乎属于空白领域。在小城镇以及广大农村地区,实际的污水排放量以及支流、内河的受污染程度,很可能“要比目前公布的数字更为严重”。
  在媒體的公開報道中,COD(化學需氧量)的濃度幾乎被看成水體汙染程度的惟一指標。的確,水體中能被氧化的物質在被氧化時消耗的氧氣量,可以很好地反映水中的有機物汙染程度。COD濃度越高,說明消耗的氧越多,汙染程度也越深。
  然而,COD指標實際上只能反映水汙染的“冰山一角”。即使加上其他“主要汙染指標”,比如總磷、總氮、氨氮、高錳酸鹽等,也難以真實地還原水汙染的各個側面。
  事實上,大量工業汙水的成分,遠比現有的常規檢測項目所能涵蓋的內容複雜得多。其中的多種化學成分,都可能對人體産生致畸、致癌、致突變效應。
  要窮盡水汙染中各種可能的危險因素,不僅面臨技術的挑戰,也有著財政、人員上的現實困難。
  另外一個因素也會影響到數據的真實性。國家環保總局有關人士私下裏對《財經》記者抱怨說,不少環保數據監測機構,由于主管領導是地方政府任命的,其上報給總局的很多數據,往往已經根據當地的經濟或者政治需要進行了取舍,甚至修改。限于人手問題,總局又不可能對所有這些數據逐一進行核實,只能以抽查應對,失真的可能性很難排除。
  “水汙染是個黑洞。”一位不願

版权所有:中國科學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 Copyright©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桃园南路27号 晋ICP备 05000519号

网站地图

      <kbd id='asjhvduqwpo'></kbd><address id='asjhvduqwpo'><style id='asjhvduqwpo'></style></address><button id='asjhvduqwpo'></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