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機構概況 機構設置 科技成果 研究隊伍 國際交流 院地合作 研究生教育 創新文化 信息公開 科學傳播 學術出版物
專題  
深入學習科學發展觀
黨建園地
煤化工信息
友情鏈接
中國科學院
國家發改委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
中國科學技術部
中國科普博覽
中國化工信息網
美國能源部
澳大利亞聯邦科學與研究組織(CSIRO)
山西省科學技術廳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 > 煤化工信息
煤變油大考在即
 
發布時間:2008-04-23 發布者: 字體<    >

證券市場周刊 2008-04-15

 

當前三家獲准率先投建煤制油項目的企業都在爭分奪秒地調試設備,誰將率先投産,就將會進一步獲得政策在煤炭、土地及水等資源方面的惠顧

  319,在事隔兩年之後,當本刊記者再次來到位于鄂爾多斯市以東300公裏處的伊泰煤制油公司,記憶中的“一片曠野,幾個絞手架”的場景已不複存在,代之以高塔林立,汽車、機械、工人交織的忙碌景象。成套的機械設備,辦公樓及職工宿舍已然齊備。

  当天,鄂尔多斯市市长会同准格尔旗及大路开发区主要领导,现场办公,商讨爲伊泰煤制油公司提供配套设施事宜。在忙碌空隙,伊泰煤制油公司副总经理乔玉明告诉《證券市場周刊》,由于是国内首家应用自主知识产权开发的液态浆化床制油技术,因此,在项目设计、设备造型及土建、安装等方面都需系统磨合,预计于今年9月份實現聯動試車和運轉。

  無獨有偶,盡管神華煤制油項目的進展狀況不肯公開示人,但在今年“兩會”期間,中國神華能源公司副總裁薛繼連公開表示,公司煤制油項目也將于9月正式投産。國內率先投建煤制油項目中的另外一家是山西潞安煤礦集團。據本刊了解,潞安煤礦集團關鍵設備合成反應器雖晚于伊泰半年安裝,但其煤制油項目投産日期預定在88

  3家公司的煤制油項目都是由試驗室走向工業化的首次嘗試,雖沖線在即,但前景仍未知。

 

二條技術路線比拼

  上述3家煤制油公司,比拼的不僅是時間,也是技術——3家公司分別采用了兩條不同的技術路線。

  煤炭液化工藝分成直接液化和間接液化兩種,其中伊泰和潞安集團采用間接液化工藝,産品中70%爲柴油,17%18%爲石腦油,12%13%爲液化氣。

  目前惟一實現煤制油工業化的南非Sasol公司采用間接液化工藝。南非自上世紀50 年代中期至80 年代中期的30 年中,由于其種族隔離政策被其他國家從政治上孤立而無法獲得石油供應,南非自己又沒有石油儲量,只能利用其豐富的煤炭資源進行煤炭的液化。南非Sasol公司先後建設了3 座大型的煤制油(CTO)和氣化油(GTO)裝置,目前日産液體燃料16萬桶,可以滿足南非40%以上的燃油需求。

  国内方面,中國科學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下稱“山西煤化所”)在“六五”期間,就受國家計委、中科院委托進行煤間接液化合成油關鍵技術的研究工作。20025月,伊泰集團與山西煤化所簽訂合作協議,投資1800萬元,共同開發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煤基合成油漿態床技術。

  20029月,山西煤化所在千噸級裝置上試車成功,並建成年産1000噸的中試基地。2004年煤基合成油核心技术通过中國科學院技术鉴定。2005年通過科技部“國家863”項目驗收。20062月,由山西煤化所、伊泰集團、神華集團、潞安集團、徐礦集團、連順能源公司共同發起,組建了中科合成油技術有限責任公司,專門開發專門的煤制油技術設備,其中伊泰集團出資2.27億元,爲第一大股東。

  伊泰和山西潞安的煤基合成油項目所采用的技術路線均是山西煤化所間接液化技術。目前山西煤化所中試基地已經連續運轉將近6年,催化劑已經發展了五代。中試基地測驗的各項技術指標,基本和南非Sasol公司公布的數據相同。

  不同于前者,神華在鄂爾多斯的煤制油項目采用直接液化工藝。産品中15%爲汽油,67%爲柴油,18%爲液化氣。

  直接液化在19 世紀30 年代德國曾經擁有12 套煤直接化油的工業裝置,後來德國IGOR 技術、日本的NEDOL 技術和美國的HTI技術都已經工業化試驗成功。

  20048月開工建設的神華集團煤直接液化項目,采用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CDCL液化技術,年産油品108萬噸,年用煤量345萬噸。據了解,目前神華也在和南非Sasol公司就間接液化煤制油進行技術合作。

  據中金公司分析師的研究,對比目前的直接液化和間接液化煤制油工藝:直接液化的能量轉化率要明顯高于間接液化其總熱效率(即轉化成最終産品熱值占輸入原料的熱值百分比)達到65%~70%,而Sasol 2 號和3 號廠的間接液化的總熱效率約爲55%。但單位投資大于間接液化技術,同時目前國際上還沒有大型的工業化裝置,相對技術風險較大。同時生産過程中需要低成本的氫氣,加氫反應條件相對苛刻,對煤種的要求也比較高。

  吳春來教授測算,神華直接液化煤制油項目和間接液化煤制油項目相比,在相同規模下,直接液化在投資額、噸油成本、煤炭用量及用水量均小于間接液化。

 

先發者制勝

  根據《煤炭工業“十一五”發展規劃》提出的發展目標,到2010年,国内煤制油项目達到1000萬噸的生産規模,到2020年達到3000萬噸的生産規模。

  而據本刊了解,原本許多已經在進軍煤制甲醇和二甲醚的煤化工企業,因甲醇和二甲醚技術門檻低,擔心未來競爭激烈,都緊盯著神華、潞安及伊泰的煤制油項目,如上述三者一旦獲得成功,緊接著都會申請改變原有的規劃,投建煤制油項目。

  顯然,誰率先成功者,無疑將取得先機。

  對于未來,3家公司將各有圖謀。伊泰在16萬噸煤制油順利投産之後,緊接著,將開始350萬噸煤制油項目的規劃。

  之所以是350萬噸,喬玉明介紹,主要是因爲,間接煤制油最核心的設備,合成反應器的直徑在811是目前设备所能達到的极限水平,而对应的年产能是5070萬噸,經綜合評定同時建57套設合成反應器,可實現經濟最優化。而神華計劃在108萬噸直接煤制油項目成功投産之後,緊接著將啓動500萬噸的煤制油項目,該項目整體規劃是年消化煤1000萬噸。

  對于水資源的考慮也使得三家公司在投産進度上不敢稍有懈怠。

  伊泰煤制油項目的水源主要來自准格爾旗的南溝水庫,其年供水量可達900萬噸,伊泰項目一期工程完工後每年的需求量約爲250萬噸。

  南沟水库要承担准格尔旗大路煤化工基地煤化工项目的水源,据大路煤化工基地的规划,煤化工总用水需求量每年约将達到2.1億噸。

  目前神華在伊金霍洛旗的煤制油項目,雖有專門的水庫,但整個鄂爾多斯目前約有一半城市用水需要引進黃河水。

  如新項目再申請增加用水量,需要引用黃河水,這一方面涉及到嚴格的審批,同時還要按用水量交納大量的水權置換費。

  321,在伊泰召開的年度股東大會上董事長張東海表示,如公司年産16萬噸煤制油項目率先成功,公司將在規劃下一步放大的同時,積極爭取在煤炭、水資源等多方面的支持,並探求利用資本市場優勢開拓融資渠道。

  此前,潞安集團將分別從發改委和科技部得到4億元和1億元的資本金投資。而伊泰在總計26億元的投資中,自有資金占30%,另外70%將依靠借貸。爲此伊泰報表反映其負債率相對較高。

  而對于伊泰而言,發展煤制油項目,意義遠不止對利潤的追求。

  2006年鄂尔多斯市原煤产量達到1.65億噸,按內蒙古自治區“十一五”規劃,鄂爾多斯市的煤炭産量在2010年達到2.5億噸,目前,鄂爾多斯主要鐵路運力出口爲大准線,年運力僅爲0.45億噸。而大准线归属神华集团,通常神华每年会给内蒙古自治区一定比例的铁路运输指标,其他煤炭企业通过铁路运输只能从这个指标中争取。

  由于運力的限制,極大地限制了當地煤炭企業産能的發揮。伊泰的煤炭保有儲量爲30億噸,按照2008年計劃,公司儲采比(實現産能占儲量的比例)168,而同期神華、中煤的儲采比分別68.834.7

  目前整個伊泰集團實際已有約60億噸的煤炭儲量,按其發展規劃,在35年內實現5000萬噸的産能。

  伊泰董事长张东海向《證券市場周刊》表示,公司之所以不惜承担巨大财务压力和风险发展煤制油项目,除了看到其利润空间,更爲重要的是一旦煤制油项目成功,可以最优方式实现煤炭的就地转化,以便公司进一步提高产能。

 

投産前的忐忑

  按既定目標,再過半年即今年9月,伊泰煤制油項目將正式投産。但投産在即,公司上下卻都心存謹慎。

  喬玉明表示,項目如期投産應該不存在問題,但從中試的年産1000噸到年産16萬噸,存在較大跨度,設備的性能及相互間的適應性等方面都可能存在一些問題,從而影響正常運行。

  目前雖然間接液化在南非Sasol公司實現工業化,但伊泰及潞安集團采用山西煤化所的自主研究技術,與南非Sasol公司方面並沒有實質性的交流,只能和南非Sasol公司公開的數據做參照性的對比。

  在伊泰公司的股東大會上,董事長張東海宣布,當煤制油項目投産後,他會將辦公室搬到煤制油公司,現場辦公兩個月。

  张东海表示,虽然公司已做了充分的准备,但因制油项目在中国没有现成工业化样本参照,存在诸多不确性因素使项目投产后很可能不能正常运行,如在两年內實現正常运转,产生利润已算理想结果。甚至公司已做了好最坏的准备,即,如不能正常生产煤制油,可以利用制作工艺在前半部分与煤气化工与煤制甲醇相同的特点,将该项目改装成技术成熟的煤制甲醇和二甲醚项目。

  據了解,伊泰的煤制油項目總投資約26億元,設備投資16億元——其中前半段煤氣化工藝設備投資約占70%11億元左右,後半部分合成煤制油工藝投資約5億左右。那麽,最壞的情況就是公司會損失約5億元。而伊泰2007年年報顯示,公司2007年净利润爲15.3億元。

  對于神華,同樣因沒有工業化樣板,項目推進也幾經曲折。

  20029月,神华集团煤直接液化可行性报告获得国家正式批准。合作的国外公司将专利技术工艺包交给神华集团时,神华集团发现文件中正式的油收率低于该公司之前的承诺,并且还存在许多技术问题。神华集团认爲,按照该技术进行投资风险非常大,于是提出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CDCL液化技術,而“煤變油”項目最終于20048月在四大保險公司75億元巨額保單下才得以實施。

  正在建設的神煤制油項目預計初始投産的規模是108萬噸,而中試基地的示範工程日産6噸,年産約2000噸,即從中試基地到工業化産能放大的倍數遠大伊泰和潞安集團的煤制油項目。此外,神華的自主技術也沒有類似南非Sasol公司的成功樣本可作參照。

  320,本刊記者到神華煤制油項目采訪時看到,在廠區外約100處,原本修好的路上設置一個路障,運往物質材料,只能從側面泥濘土路上通過。

  工作人员告知,这是爲了不让外间车辆进入。对于本刊记者的采访要求,神华集团办公厅的答复是,公司正在煤制油投产的敏感时期,不便接受采访。

  而此前,曾有券商研究員組織基金等投資機構調研,也只是如同本刊記者在廠區外山丘上觀禮台,大致看了一下建設情況,公司同樣拒絕進行更多的交流。

  据神华煤制油项目的一位内部人士向《證券市場周刊》透露,在神华煤制油项目的建设过程中问题一直不断。如神华的煤制油项目原计划的投产日期200710月,后改爲2007年年底,而最新的說法是20089月份。

  对煤制油项目,业界许多专家都认爲,在实验室阶段的技术还有待实际工业化的考验,最可能面临如下几个问题:一是因没有大规模的工业化装置运行,定制和引进设备能否满足要求;二是设备大型化后,结焦能否如实验室顺利;三是大型设备如不能正常运行,每停工一次都损失巨大;四是液化过程中煤对设备的磨损无法克服,很可能几个月就要换一套设备,而设备是所有投资中最贵的,未来运营成本控制是个难题。

版权所有:中國科學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 Copyright©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桃园南路27号 晋ICP备 05000519号

网站地图

      <kbd id='asjhvduqwpo'></kbd><address id='asjhvduqwpo'><style id='asjhvduqwpo'></style></address><button id='asjhvduqwpo'></button>